舞台网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0

[分享] 边文彤舞美设计近作赏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0 14: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编者按:
        边文彤,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亚洲戏剧教育研究中心事业部副部长。


1.jpg
       2006年获国家奖学金赴美国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做高级访问学者。一直活跃在戏剧和各种演出的舞台上,在国内外有很多作品,舞台剧演出设计作品百余台,还创作了数量可观的开幕式和电视晚会舞美设计。多部作品曾受邀参加国际戏剧节与国际论坛,2007年受邀赴美国佛罗里达中心大学、佛罗里达南部大学讲学,2004年、2005年、2007年受邀参加韩国青年国际戏剧节和韩国国际戏剧节,受邀参加日本冲绳国际戏剧节、2009年在莫斯科举行的OISTAT国际舞美教育联盟年会,2010年受邀参加波哥大国际戏剧节做系列讲座,2012年受邀参加乌克兰国际戏剧节,2014年受邀参加英国爱丁堡戏剧节,2015年受邀赴哥伦比亚参加亚太戏剧教育论坛做讲座等。
       设计作品多次获国家级奖项,两次获中国文华舞台美术奖,曾获第二届中国舞台美术展金奖、第五届话剧金狮奖、第八届中国电视戏曲兰花奖优秀舞美设计奖、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舞美奖、2012中国舞台美术与技术邀请展优秀作品奖等。
       舞美设计风格多样,剧种涉猎广泛,主要作品:昆曲《汤显祖与临川四梦》《李清照》,川剧《死水微澜》,淮剧《小镇》,话剧《三姐妹》《宝贝儿》《图兰朵》《大国工匠》《萧红》《潘金莲》《都是我的儿子》,音乐剧《聂小倩与宁采臣》《虎门销烟》《家》《黑眼睛》《贵妇还乡》,舞剧《女娲》《关东女人》,汉剧《啀系共产党员》,淮海戏《秋月》,京剧《飞虎将军》《西施》,越剧《董小宛与冒辟疆》《祥林嫂》《大漠骊歌》,豫剧《穆桂英挂帅》,扬剧《不破之城》《完节堂1937》,实景演出《烟雨凤凰》,杂技剧《笑傲江湖》,旅游演出《姊妹观音》《金源华章》《西夏之恋》等。大型晚会舞美设计有: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大型户外开幕式和第三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颁奖晚会,2002年、2003年、2011年文化部春节电视晚会,第三届、第四届北京国际旅游文化节,中央台、北京台、湖南、贵州、青海、宁夏、内蒙古等卫视台春晚,扬州建城2500周年庆典晚会《千古风流》等。
本期分享其近作:话剧《大国工匠》、昆曲《李清照》、音乐剧《家》《虎门销烟》《黑眼睛》。
话剧《大国工匠》

编剧:林蔚然
导演:吴晓江
舞美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孟彬
多媒体设计:胡天骥
服装设计:曹婷婷
内蒙古自治区话剧院
2017年5月演出

       本剧讲述的是为了中国坦克的制造,三代军工人各自的付出。几代人工作的车间和实验室都是围绕重型坦克的研发和制造,军工人们为了心中的理想不顾一切,他们远离家人,远离故乡,放下所有挂碍,为理想奋战。那是被激情点燃的几代人,原本属于他们的浓浓暖情都挥洒在重工业的齿轮咬合间,投掷在轴承旋转的空隙里,汗水和血润滑着机械的转动,动力十足的履带碾压痕迹中有他们的奉献和他们所有的梦想。这次设计是向他们逝去青春表达的敬意。

1.jpg

       整个边檐幕的处理是重工业厂房钢架结构形象,前区有两个可以移动错落组合的平台,平台不同的面可以呈现厂房中办公室、实验室等空间,用钢板和砖墙混搭效果做不同的侧面,以变换组合出车间和家在时代的印记。进入80年代增加天吊,90年代和更近的时候管线和齿轮的颜色多是金属色。病房一场,也设置在重工业环境中,围拢一个小区域,暗示繁重的工作造成身体透支,这是很多当代人的境况。戏中结婚一场,是主人公人生中最温暖的段落,就在厂房中举行,六七十年代脸盆和茶缸上出现的喜字图案从高处垂吊下来,点缀在厂房中,温暖的仪式融化着重机械。

1.jpg
1.jpg

       重型坦克的生产研发牵挂着几代人的心,国庆阅兵上出现的坦克就是他们生产的,那份骄傲流露在他们每一分钟的辛劳中。有一场,一排吊景下来,高低错落的坦克,随着音乐,齐刷刷的转动塔台90°,如同阅兵式上路过天安门敬礼的士兵们,向他们的研发者敬礼。在电焊加班场景中,用放大的电动齿轮组合,缓慢地转动,并有烟雾从管道中弥漫出来,增加环境感。

1.jpg
1.jpg
昆曲《李清照》

编剧:郭启宏
导演:沈斌
舞美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管艾
服装设计:刘晓庆
化妆设计:艾淑云
2015年8月首演北方昆曲剧院

       著名女诗人李清照,有很多诗词作品流传下来。中国古代有诗配画的传统,整个舞美设计力求创造诗与画的简约与浪漫。
       李清照深爱的丈夫病逝后,她始终无法从悲痛中自拔,总是恍惚感觉丈夫就在身旁,遇到重大的人生问题时总是可以感受到他就在身旁,随时可以阴阳两隔地对话。在设计中,有些吊景用了黑色纱质,有的是空的框架,创造亦真亦幻似真似假的氛围,并有阴阳对比的感觉。用枯树、残荷、枯藤做贯穿的形象,像她不尽人意的情感生活。再婚如同她最美好的新生活开始,用了全剧布景上仅有的一点点红色——红色扇形窗框和桌椅,而美好的幻景很快消失。尾声中,她从离婚的官司中走出,此时的她,如一缕枯藤,随着音乐、黑幕缓缓拉开,露出一个纯净的世界,一片透明的荷花荷叶和白色的亭子,如她放下挂碍,走向自由的心境。


1.jpg
1.jpg
1.jpg
1.jpg
1.jpg
1.jpg
音乐剧《家》

原著:巴金
编剧:陈晓玲
作曲:戴劲松
导演:刘红梅 李雄辉 托马斯·J·奥洛夫斯基[美]
舞美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胡耀辉
服装、化妆设计:孙晓红
2015年11月首演 中央戏剧学院

  此剧的场景变化很多,四个单体建筑可以组合迁换,并翻转不同的角度,组合出不同角度的有遗风、有历史、但辉煌不再的高家大院。四个单体是“田”字的拆开结构,重新解构并组合了大宅院,每个组合都可以看出大户人家的痕迹,落满灰尘的牌匾,残旧的雕花,有两个车台上建筑体是上下两层结构,灵活多变并有机地配合多空间舞台调度。


1.jpg

       在乐池设置了可以升降的荷塘。四个相爱的人月夜游船时是在满台的荷塘月色中歌唱。鸣凤雨夜投河,先是荷塘边倾诉,后沉入荷花中。


1.jpg


      新婚洞房,花烛灯笼,雕龙画凤的婚床上坐着凤冠霞帔的瑞珏,这是她走进高家并梦想未来新生活的开始,而生命的终止也是在一张床上,那是郊外破旧的小屋,待产的瑞珏走到了人生尽头,虽是大支点道具的设计,但拉开很大的反差以衬托她的命运变化。梅林,点缀在他们苦苦的思念和长久的期盼上,梅林美得越耀眼,那份苦痛就更深刻。做了几层立体梅花的形象吊装在空中,演员在梅林中游走歌唱。最后三个女子与世人的告别,一切情缘归于平静,用高调的白色半立体梅花底幕,为她们的美好送行,也是为她们生命的逝去献上的挽歌。


1.jpg
1.jpg
1.jpg
1.jpg
1.jpg

       这些美好,即使短暂,却可以慰藉现实社会中受伤的他们。
       音乐剧《虎门销烟》

编剧:关山
作曲:三宝
导演:黄凯
编舞:胡磊
舞美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刘建中
服装、化妆设计:刘红曼
2016年11月首演

        在虎门硝烟纪念馆里有一组照片,是外国摄影师拍摄的清代抽鸦片的国人,有的躺在烟床上,有的围坐一起,手里都拿着烟枪,非常享受鸦片带给他们的愉悦,那是个怎样的时代和民族?我想象不到当年的中国人是如何接纳这样的产物,又如何从屈从感中嫁接出了这样一种时尚的“风雅”。
在舞台前区设计了一扇可以徐徐打开的巨大铁门,封挡住舞台里面,铁门千疮百孔、斑驳生锈、补丁撂补丁。当铁门打开的时候,后区光起,可以看到巨大的凛冽的红色裂纹,那是舞台呈现的“国殇”,如同国殇的疮痍被撕开。这个戏最主要的舞台元素是装鸦片的芒果箱,无论是码头、货物的仓库,或神秘莫测的蓝莲花烟馆,都是从同样的箱子形象变幻出来的⋯⋯通过舞台空间形象,让观众看到曾经大清帝国的缩影,那时的不堪一击,和那些沉迷于鸦片的人一副副苟且的模样。当铺天盖地的鸦片箱堆叠着,那些游走于其中的烟民,仿佛是一群老鼠,沉浸在重压下麻木的欢愉。这是那个可悲的时代,也是那个时代中国人的精神境遇。透过满台的箱子缝隙,可以看到依稀的光透射过来,这也是我对那个时代的形象呈现——一个几乎窒息的民族。

1.jpg
1.jpg
1.jpg
1.jpg
1.jpg
1.jpg

       我试着把当时站在烟客百态合影前惊愕的记忆带到这次创作中,用舞台视觉的呈现方式,去回味与反思那段历史,也是警示不可重复的集体伤痛。
对于舞台美术设计者来说,观众走进剧场不是来看被复制的生活,他们是来分享创作者心中理解的那一段生活,理解的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人、那个时代的人的境遇,以一种视觉的方式呈现在舞台上。
      以时代的审美,今天的表达,呈现我们理解的历史,与今天的观众分享。

民族音乐剧《黑眼睛》
制作人:陈磊
编剧:刘敏,刘能一
作曲:王宁
导演:刘能一
舞美设计、道具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曲明
服装化妆造型:龚元

       “我心中的黑眼睛,与你相守⋯⋯”这句歌词,成为了音乐剧《黑眼睛》舞台空间视觉形象种子,此剧演绎汉代西域乌孙公主弟史和龟兹王子绛宾之间“一见钟情,一生相守”的美好故事。
       舞台美术以一只立体的眼睛形象构架了整个空间,有时半眯,有时凝视,有时深情。

1.jpg
1.jpg


       在眼睛前面是两层可以升降的深灰色和浅灰色景片,如同眼皮。中后区可移动的圆形镂空黑景片,很多场次以提炼的民族元素构成不同空间的转换。深灰浅灰两道景片为灯光造型留有空间和余地,灯光可以在上面做大面积着色,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那是新疆特克斯留给笔者的视觉记忆。而圆形“瞳孔”则随着全剧剧情推进演绎,是每场戏的核心视觉和表现的氛围等。地面有两块平台是斜坡同心圆弧形台,与空中立体眼睛形成心眼相连的效果。随着音乐的推进,弧形台的位移,使男女主人公时而近在咫尺,时而远隔天涯。

1.jpg

       在材料的使用上,为了表现二人在冰雪中的一见钟情,强化他们心中的浪漫记忆,用半透和反光材料做的雪山和雪树力求晶莹剔透,后区半透的冰面折射雪山雪景的形象,记录他们永如初见的诗意一刻。巨大“瞳孔”以放大的乌孙古代装饰符号,构成乌孙王帐;用龟兹特有建筑装饰、服饰装饰、壁画色彩等元素构成古国宫殿;汉朝王庭,以汉朝极具代表的“黑、红”两色,构建汉朝王庭的典雅庄重。

1.jpg
1.jpg
1.jpg
1.jpg

       舞台整体艺术构想以现代解构手法,以现代视觉语言来构建,现代视觉审美、通过意象的、诗性的手法营造场景空间,揭示剧本的主题。在简约中追求内在的张力,力求变化丰富又有诗意,刻画他们心中的美好。
       愿所有的爱情都一见倾心,永如初见。


转载于:演艺科技传媒 边文彤《边文彤舞美设计近作》责编:金燕子




手机扫码浏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